中新社北京8月31日電中國國家社科基金特別委托項目《新中國改造日本戰犯史料收集整理研究》課題組,此前赴日本採訪了在中國接受過教育改造的8名日本戰犯。這8名戰犯講述了以其為代表的日本軍國主義在華犯下的滔天罪行。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69周年之際,重新審視這些親歷殘酷戰爭昔日戰犯們的懺悔和祈願,是對歷史的尊重,也是對現實的思考。
  “那場戰爭中,我作為日本軍國主義的爪牙,參加了侵略戰爭。那時,給中國人民造成了重大傷害。對這個責任,在這裡,我作為日本人由衷地道歉。”這是日本戰犯難波靖直講述自己罪行的“開場白”。
  難波靖直曾任日軍第39師團步兵第232聯隊第1大隊機槍中隊兵長。他有關日軍暴行的任意一段講述都駭人聽聞。“衝進(村莊)的部隊挨家挨戶進行搜索,把人都集中到一處,這些人基本上都是老人、婦女和孩子,隨後把這些人都關到一個房子里,插上門栓(鎖上),把附近的稻草點燃,從門的上面扔到屋裡。12月的冬天,乾燥的茅草瞬間燒起來了,火勢越來越大,這些被關起來的老人、婦女和孩子就這樣都被活活燒死了。”
  在多名戰犯的講述中,均有反映侵華日軍強徵慰安婦、進行“殺人訓練”的內容。曾任日軍第59師團第54旅團第111大隊機關槍中隊下士官、軍曹的繪鳩毅在採訪中說,(日軍)在治安區部隊設置了慰安所,儲藏了很多中國人、韓國人,給少許錢而進行使用,這是習以為常的事。例如其所在部隊,在濟南設有“軍人俱樂部”,在販賣軍人日用品的同時還有慰安婦。
  稻葉績在侵華戰爭期間任日軍第3旅團步兵第6大隊通信隊隊長,他在採訪中講述了自己有關“殺人訓練”的記憶。“那個時候,被要求見習少年兵教育訓練,我到現場看到,把中國八路軍俘虜從後面綁上,挖出坑,將俘虜在坑前排成排,讓剛從日本來的少年兵進行刺殺活人訓練。”
  曾任日軍第59師團第53旅團第44大隊步兵炮中隊伍長的大河原孝一說,在步兵部隊進行“殺人訓練”是平常的手段,自己也不例外接受了這個訓練。“通過這個訓練,就是要使殺人成為習慣,這是一個教育方法。”大河原孝一說。
  8名戰犯在採訪中都對自己所犯罪行供認不諱。多人表示,在中國接受改造回到日本後,始終願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向中國人民謝罪。
  “我總是反省過去的侵略戰爭,這是我思想的源泉。”稻葉績稱自己對“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這句話有非常深的切身體會,“我想法的出發點是想在對過去那場戰爭反省的基礎上得出現在的結論,一定不能發動戰爭。”
  “我的罪孽深重、愚蠢至極,我對人類的認識、對社會的認識是盲目的,做這件事是多麼的愚蠢,而且這是絕對不應該做的事情,我把這作為重點向人們訴說。”大河原孝一說,自己回國後利用各種機會進行了反省、反侵略、促進日中友好的活動,與家庭主婦進行交流,使她們對孩子進行教育,對孩子們講述戰爭,講述過去對中國犯下的這些罪行,決不能再發動戰爭。
  難波靖直寬釋回國後,曾任日本“中國歸還者聯絡會”山陰支部事務局長,為還原侵華歷史、促進中日友好奔走呼號。他在採訪的最後留下這樣一段文字:“不管我到了多大歲數,我都要沿著反戰、和平、日中友好這條道路繼續走下去。”(完)  (原標題:改造日本戰犯口述侵華罪行 願以實際行動謝罪)
創作者介紹

Sammi Cheng

uy89uyujq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