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王小娟
  起因 天津想為衛冕增加砝碼
  為什麼天津隊要引進朱婷?理由很簡單,為了2017年全運會天津女排在家門口衛冕增加砝碼。3年後,全運會將在天津舉辦,作為天津體育的旗幟性隊伍,天津女排自然力爭在家門口衛冕,朱婷的加盟必然會增加天津女排的實力和奪冠砝碼。其主帥王寶泉曾多次在公開場合透露過想要引進朱婷的想法,天津市體育局一直在積極努力,前不久還專程來到鄭州與河南省體育局斡旋。給出的條件是,用2012年倫敦奧運會舉重冠軍呂小軍交換,讓兩家體育局都能在下屆全運會受益。其實,“置換”運動員的做法,在全運會比較常見,2009年山東全運會,東道主山東與遼寧聯手搞置換;到了2013年遼寧全運會,福建與江蘇聯手置換,雖各有收益,但中間的磕磕絆絆也不少,甚至有隊伍就雪藏了自己的高手運動員,搬出一些二流的隊員供對方挑選,由此招來不滿和衝突。更何況這次朱婷和呂小軍的交換雙方分別是女排新星和奧運冠軍,交換本身自然極為引人關註,所以雙方也都特別謹慎。
  昨日下午,河南省排球協會秘書長程慎修明確告訴記者:“朱婷不可能轉到別的省份,至少暫時不可能,她是咱河南自己培養的,現在到了該出力的時候,2016年奧運會,2017年全運會,她還要為咱們省爭光,哪能說轉走就轉走了?”
  分析 朱婷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
  據悉,2017年全運會排球運動員註冊將於今年五月截止,也就是還剩下10天的時間。昨日下午,記者從河南女排主教練詹海根處得到最新消息,朱婷已在河南女排註冊成功。這意味著,朱婷幾乎沒有可能再代表天津隊征戰全運會。並且,呂小軍也已經被天津隊置換到了湖北隊。現在的情況是,即便天津體育局還想繼續置換朱婷,找誰來換才合適?
  記者昨日從河南省體育局瞭解到,近期來試探詢問引進朱婷的省份不只天津一家,還有另外幾個省隊也有此意向,都希望朱婷身披自家戰袍征戰下屆全運會。因為朱婷的實力不容小覷,在目前中國的幾支頂級女排隊伍中,無論誰得到朱婷,都會大大增加奪冠的可能。但問題是,河南省體育局憑什麼放棄朱婷這個寶貝?想置換她的省份,又能給河南的奧運之旅增加幾分金牌保險?2016年裡約奧運會,如果朱婷順利入選中國女排陣容,為河南拼得一塊獎牌應該是很有希望的。退一步說,即便有外省願意置換朱婷,也總要找一個具備絕對奧運金牌實力的隊員來置換,否則河南會得到什麼好處?
  “這裡面還有一個因素不得不考慮,朱婷參加的是集體項目,正常情況下中國女排的狀態比較穩定,不會大起大落,只要是世界前三的水平,奧運會上拿到獎牌應該不難。但如果置換過來一名不具備絕對實力的單項運動員,怎麼能保證他(她)的奪冠幾率?”詹海根對記者分析說。
  本報訊近日,有媒體曝出為備戰新全運周期,天津體育局將用舉重奧運冠軍呂小軍與河南體育局交換炙手可熱的女排新星主攻手朱婷的消息。昨日記者聯繫到河南鑫苑女排主教練詹海根,他告訴記者:“原來確實談過這個事,但後來給否了。基本上這個事不太可能,現在朱婷已經在咱們隊註冊了。畢竟牽扯到2016年奧運會和2017年全運會,咱也不會輕易放手。”
  鏈接
  朱婷將赴瑞士備戰大賽
  本周,朱婷就要跟隨中國女排前往瑞士備戰精英賽。這幾日,朱婷始終與詹海根保持著聯繫,幾乎每天晚上都要打電話彙報一下自己的情況。昨晚,詹海根特意叮囑她:“外面說啥你也不要想,好好打自己的球,註意休息,不要疲勞。”而朱婷對詹海根的依賴,已經深入骨髓,每次訓練完打電話,只要聲音不對,詹海根立刻就能聽出來。“她在我手裡訓練多少年了,電話那邊她一張嘴,我就知道她是不是有情緒,是不是累了,每次打電話我們的話也不多,我說幾句,她聽著。只要她好好往上走,狀態好,我就放心了。”
  瑞士女排精英賽被譽為“小世界杯”,是國際大賽前各國演練陣容的好機會。由於去年中國女排組隊倉促加上全運會任務比較重,中國女排一隊缺席了2013年瑞士女排精英賽,由中國國青女排代替出征。也正是在去年的瑞士女排精英賽上,河南姑娘朱婷橫空出世,勇奪最佳得分獎,並迅速成長為中國女排的未來之星。今年的瑞士精英賽將於5月27日開賽,中國女排所在的A組對手是巴西、俄羅斯和東道主瑞士隊,B組有多米尼加、德國、日本和美國四隊。中國女排小組賽將先後遭遇俄羅斯、巴西和瑞士女排,A、B小組前兩名將捉對廝殺決出決賽參賽席位。
  “交流選手”
  長期以來,地方體育局都有自己擅長的體育項目,比如鐵人三項是解放軍隊的專長,廣東隊則在馬術項目上一枝獨秀,冬雪項目則是東三省的後花園。因地域發展不平衡及地方保護主義,寧可讓人才待在地方隊,也不輸送給其他省份,導致了我國體育人才的浪費,很多優秀的運動員根本得不到比賽機會。從1997年第八屆全運會開始,國家體育總局出台規定,允許各省市體育局之間進行運動員交流,也正是從那時開始,交流便成為全運會賽場外的重要的人才引進手段。
  而據有關資料顯示,八運會協議交流運動員達800人,占全部參賽選手的十分之一,全運會的人才交流開始了質變。2001年的九運會,預、決賽的運動員達到1.2萬餘人,而其中各地互相交流協議的人數則多達2000人,達到了一個歷史峰值。但是此後,體育總局開始修改計分規則,客觀上限制了選手交流,同時,交流球員也有了一定的限制,例如,交流選手必須在全運會開始兩年前就被註冊。饒是如此,全運會的交流選手人數也相當可觀:根據國家體育總局的公開資料顯示,十運會的交流選手人數是1435人,而十一運則是845人。  (原標題:朱婷就是河南手心裡的寶)
創作者介紹

Sammi Cheng

uy89uyujq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